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 默认 增大 缩小
微信扫一扫 转发分享本文

我最怀念的小猫

时间: 2024-04-02 15:22:02 来源: 玉林日报 作者: 刘明璇

奶奶家养过很多只猫,无一例外都叫咪咪。老人嘛,养猫无非是为了抓家里的老鼠,起名也不会费多大心思。散养的猫,整天出去到处乱跑,经历了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所以我们家的猫的结局基本上都是失踪,不知道是自己跑了,还是被其他人拐走了。

但有一只猫不一样。

那只猫刚断奶就被奶奶买到家里。为了防止它跑丢,也为了让它适应环境,奶奶用一跟长长的布条在小猫的脖子上系个不松不紧的圈脖套,布条另一端则系在家里的桌角上。但是刚断奶的小猫忽然到一个陌生环境,身边没了往日朝夕相伴的妈妈,我觉得它是害怕的。所以它终日地叫,叫声又尖又细,却总是有劲,有时叫累了,便会停下来,喝两口放在它脚边的水,歇一会,随后继续叫。

过了三四天后,小猫渐渐适应了环境,不再叫得那么厉害,奶奶就解开它的脖套。小猫起初还有些害怕,只敢在附近打转。发现周围并没有威胁后,就开始到处探索它的新世界。过了一两天,楼上楼下,整个屋子就没有它没跑过的地方。但一到饭点,看见爷爷拿起它的猫碗,它便会立刻放下现有的乐趣,屁颠屁颠地朝爷爷跑去,随后亲昵地在他脚边蹭来蹭去,不停地喵喵叫以催促爷爷快点放饭。

我从小对猫就有着天然的喜爱,特别是这种尚未长大的小猫,总是觉得它们可爱极了。猫刚来家时,它的戒备心很强,我怕它咬我,不敢随意摸它。但一到它吃饭,它便什么都不顾了,摸它它也只是喵呜喵呜抗拒两声,却连头也懒得抬。每当这时,我便放心大胆地摸摸它的头,又摸摸它的背,毛绒绒的温暖的触感让我乐此不疲。和它相处一段时日后,我们俩也逐渐熟稔起来,无论何时,经过它旁边顺手摸上它一把,它也不会反抗,偶尔还会在地上打滚对我露肚皮,然后冲我喵喵叫,似乎是在欢迎我的触碰。奶奶看见了,调侃道:“看来它已经认识它的小主人了。”

就这样相处了将近一年,当初的小猫也长成了大猫,它成天不着家,不是去外面的草堆里打滚,就是去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乱钻,然后一身脏兮兮地回来。吃过饭,打过盹,又开始扒拉门。有时没人理它,它还会聪明地利用叫声吸引我们的注意,示意我们打开门放它出去玩。所以,爷爷经常拿它来打趣我说:“这猫贪玩的劲跟你一样。”

后来,咪咪长大了,不知和哪只公猫谈情说爱,然后怀孕了。往后的日子里,咪咪每天都大着肚子到处溜达,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只是比往常多吃了些。忽然一天早上,奶奶把我叫下楼,让我去看咪咪的小窝。原来,咪咪在半夜生下了一窝小猫。这些小猫咪跟小面团似的,一团一团依偎在咪咪的身边,眼睛紧紧闭着,时不时蹬两下小小的腿。

咪咪看见我们来了,冲我们叫了一声,似乎在和我们报备它已经生了。然后又低头舔舔小猫的头帮它们梳毛。咪咪对我们并不设防,无论我怎么摸小猫怎么抱小猫,它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我逗弄,还时不时过来蹭蹭我的脚。只有当我把小猫拿得远了,小猫嗷嗷叫,它才会冲我叫两声示意要叼小猫回窝。

我以为欢乐的时光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咪咪不见了。开始以为它只是如同往常一样跑出去玩,可是到了夜晚,它也没有回来。“难道和哪只公猫跑了?”奶奶不禁猜测道。我对咪咪有些担心,毕竟咪咪并没有戴脖套,会不会被人当成野猫做一些不好的事?但是我心里还是想着,万一等会它就平平安安跑回来了呢?毕竟它贪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惜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我愿。三四天后,咪咪回来了。它带着回来的,是它右腿上的巨大的捕兽夹。不难看出它已经被夹了好几天了。坚硬的捕兽夹几乎把它的右后腿夹断了,被夹住的地方已经差不多呈扁平状,下半部分就那么吊着。它一瘸一拐地回到家,蜷缩在一个角落,痛苦地呻吟。模样令我心如刀割。

可是十几年前的小城镇还没有宠物医生,那时年幼的我也没有经济能力带心爱的小猫到城里治疗。而不富裕的家庭也不可能为一只猫花费上千上万的治疗费用。爷爷和奶奶费了很大劲把捕兽夹给取了下来,但一个星期不到,咪咪就死了。

我得知它死去的时候,愣了很久。它或许是死于伤口恶化吧,我想。但我又想,与其以三脚猫的姿态痛苦地苟延残喘,或许死去对它来说是一种更好的解脱。可无论怎么想,我的心里眼里都止不住地发酸。 我的咪咪,永远离开了我,以十分痛苦的方式。

后来家里还养过很多只叫咪咪的猫,可是只有这只咪咪让我一直记到了现在,因为它是唯一一只与我亲密无间的,被我当成了家人的猫。

我最怀念的小猫,我的咪咪,愿你在“喵星球”里没有伤痛,一直幸福快乐。(刘明璇)

原标题:我最怀念的小猫

责任编辑: 黎丽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