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 默认 增大 缩小
微信扫一扫 转发分享本文

寻访蓝花楹

时间: 2024-05-14 15:05:32 来源: 玉林日报 作者: 高方

立夏时节,草木葳蕤。

网传图片和视频里,昆明城中盛放的蓝花楹莫名击中了我的心。

浪漫唯美的蓝花楹。 (廖 源 摄)

高大的树木,繁密的花朵,炫目的蓝从路两旁向中间延展,车行处、人行处,都像是在通过一条花朵簇成的巷道。风过处,只见花,不见叶,挨挨挤挤间似有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

繁花美,场景也美。但我没法启程去昆明,我懒,也不喜欢人多的热闹。

被幽蓝而美丽的蓝花楹引诱着,我心怀期待又漫不经心地问百度:“玉林哪里有蓝花楹?”我知道这样问不科学,但可以省略前置问题“玉林有没有蓝花楹”,谁让我懒呢!

百度以无边的渊博和实时的热情回应我:“玉林市区南流江边银丰桥附近。”继续问百度,发现玉林蓝花楹的开放时间是4月下旬,且花期可以长达一个月。

打扰百度的时候正是午后,过了太阳最毒的时间却还没有到黄昏。

立刻,马上,抓起车钥匙,拉上林先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7.8公里之外,南流江,银丰桥,我要去看我从没看过的蓝花楹。

南流江是从玉林市中心缓缓穿过的一条江,发源于大容山南坡莲花顶,然后江如其名,一路向南流去,在合浦注入北部湾。而银丰桥只是南流江玉林市区段上众多座桥梁中的一座,连接着城区最繁华的地段,我也无数次从那里经过,但我不知道那里生长着蓝花楹。

一路跟着导航走,它提示我100多米外就是银丰桥。转过一个弯,远远地就看到高处蓝紫色的花团。

过了红绿灯,一停车,恰好就在蓝花楹树下。一瞥之间便看到蓝花楹的花朵落在地上,落在树下低矮的绿化带上,落在路边停靠的机动车顶。落下的是花朵,不是花瓣,是落蓝,不是落红。管状的花,细长的蕊,柱头上毛绒绒的花丝,没有花香,连隐隐约约的香味也没有。

端详着手上寸把长的花朵,忽然觉得它长得很像黄花风铃木。早些时候,黄花风铃木盛开的时候我去看过许多次,娇嫩的黄干净得动人心魄,也是管状的花,花形也相似,只是从正前方看去,黄花风铃木的花冠直径有四五厘米,蓝花楹的却小到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上网确认了一下,果然,这两种植物都是管状花目紫葳科。

我站在南流江的北岸,近处的蓝花楹被间隔着栽下,中间夹杂着别的树木,大约有七八株,并不成规模。隔着江面看过去,南岸也散落着三五株,都开着花,远看去是淡淡的紫雾。如果不在花期,我肯定没法认得它就是蓝花楹。

昆明的蓝花楹只见花不见叶,我寻到的这处却是花与叶两相映照、各美其美,大约是因为它已经过了盛花期。

蓝花楹树很是高大,我把手机镜头的焦距拉到最远,也拍不出清晰的花形,只是一团细碎的紫云,放大看有点像紫藤萝。抬起头,举着手机在时起时歇的微风中拍它的花与叶,在镜头里凝视蓝花楹的叶子时,我蓦然觉得——这树,我见过!

校园里,文科楼门前,右手边的行道树,高大,舒展,我爱它线条分明羽毛般仙气飘飘的叶子,曾不止一次以天空为背景拍过它疏宕安静的美。

家住校园,进家属区是路口右转,但我打了左转向的灯。咔哒咔哒的提示音里,林先生问“你干嘛去”,不待我回答又一边笑一边说“我知道了”。

文科楼下,我瞪大了眼睛,已经略显昏暗的天光下,一团团摇曳在绿叶间的蓝紫色证实了我的猜测。

原来,我以为无比陌生的蓝花楹,我曾无数次见过,无数次从它的树荫下走过,也无数次沉迷于它那份写意与工笔兼具的美。

可是,这一天之前,我不知道它就是蓝花楹啊!

如果知道,看花儿又何必去远处。

生活中应该还有许许多多就在身边,而我们却不自知的美好与美妙吧!(高方)

原标题:

寻访蓝花楹

责任编辑: 梁琪岚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