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 默认 增大 缩小
微信扫一扫 转发分享本文

窗前的星光

时间: 2024-07-09 15:43:37 来源: 玉林新闻网 作者: 谢冰冰

我的房间坐北朝南,是祖父特意为我安排的布局,光线充足,轻风送爽。每到晴天的夜晚,星光就透过窗户洒落到我的书桌上,带给我神思飘渺的遐想。每次,我的思绪总飘向窗外那片闪烁的星空。  

祖父是个老党员,他把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画像挂在客厅,十大元帅骑马图挂在书房。那时我喜欢追着祖父问,哪一位是朱德将军?哪一位是彭德怀将军?祖父在这时会认真起来,一位一位地说出将军们的容貌、事迹甚至家庭,似乎是他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祖父曾同我讲起他任村干部时在生产大队的工作。他是村里的“红色宣传员”,经常向周边党员宣传党的好政策,同其他党员一起分析国际、国内形势,积极参与村党支部的组织生活,为村委会献务实之策、出应有之力。他总说:“加入共产党的那一刻起,咱们的生命就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国家和人民!”从那时起,一颗红色的种子在星空下种下,在我心头生长。  

我10岁那年的夏夜,县政府送来两块牌子,一块红的,一块金的,祖父在书桌前用手将它摩挲了好久,眼里像装了这夜的星光。他从抽屉拿出纸袋,抽出一条崭新的浅色方巾,沾了点水后拧干,小心翼翼地将这两块牌子擦拭得铮明瓦亮,然后起身,郑重而庄严地挂在了家门前,我这才看清楚那两块牌子的真面目——红色的是“共产党员户”,金色的是“光荣之家”。 

院子里桂花树窸窸窣窣摇晃着身姿,晚风吹落了一地的芳香,天空中月光和星光交相映照在庭院地面上,澄澈得像池塘。那光辉还映在了我房间的窗户上,这一刻我竟分不清是夜空的星光,还是那两块牌子赠予的灿然,“共产党”这几个字拂过我的心,从此便再难忘记。

我15岁那一年,自7月起一直到12月,祖父搭了半年的桥。这条横跨永隆江的大桥,两头连接着集市、学校和村庄,这上面,留着我的童年和祖父的半生。桥下永隆江水常年丰沛,大雨过后便容易泛洪,经过多次特大洪水摧残,大桥摇摇欲坠,村民和政府一同商量捐款建桥。祖父做了那个冲在前头的人。他捐出了自己的积蓄,还报名担起了无偿辅助建桥的任务,每天准时到场,搬水泥、抬钢筋。祖母一边笑他“不嫌累、爱吃苦”,一边又默默到施工现场给他递毛巾、水壶,有时还听从祖父的嘱咐,煮上一大锅绿豆粥,拿给工人们消暑。我常常在烈日下听见祖父和工友们说到:“我们是中国共产党员,为国家,为人民,这就是我们的使命。”从初夏到寒冬,大桥终于重新建成,政府在桥边立了一面功德榜,祖父的名字就刻在那块厚厚的大理石里,也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上大学那年,我捧着录取通知书跑到祖父身边,他习惯性地用手挠挠鬓边白发,眼里盈满笑意,认真地对我说:“上了大学,更要认真学习,将来也像我和你爸爸一样,做个光荣的共产党员!”我郑重而庄严地点头。

已是耄耋之年的祖父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建军节这天县政府送来一个红艳艳的盒子,打开一看,是祖父“光荣在党50年”的荣誉勋章,在床上躺了几个月的他眼里闪烁着明亮的光泽,高兴得马上要戴上。之后,还坐着轮椅在家门的光荣牌前和政府人员合了影,我仿佛又看见当年那个和我阔谈建党伟业、积极捐款建桥的小老头。

后来,祖父离开了我,离开了庭院那棵一直由他照料的桂花树,离开了门前那两块“光荣牌”。我把祖父的荣誉勋章放在了窗前的柜子里,星光点点拂照在书页上,也照在我的心间。

我在祖父曾经同我一起畅想过的大学校园里,努力学习,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相信,只要内心有着祖父一样的追求,目光所至皆为华夏,五星闪耀皆为信仰。

今年春天,我报名参加“返家乡”政务实践实习,在一群党员干部的带领下,我来到了祖父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像他一样,陪留守老人到医院检查身体,帮农民锄地,志愿清洁垃圾场……我守护着这片党员前辈们用青春和生命守护过的土地。

岁月悠悠,眨眼已到建党103周年。盛夏的夜,万物丰盈着生命活力,北斗七星中的摇光星正在星空闪耀。这摇光星距地球100光年,按照相对论,今天我们看见的北斗星光,就来自100年前,那正是来自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年代。北斗者,天之枢辖,古人认为北斗终年围绕北辰而不休,指引着四季更换,亘古于极北而辉耀,给人们指引着方向。我想,这不正是百年前那群同现在的我们年龄相仿的党员吗?百年前,他们风华正茂,百年后,我们正值青春。且以先辈之热血肝肠为吾辈前行之光,筑前人期盼之盛世,续写前人宏伟之诗篇!

祖父光荣在党50年,半世纪初心弥坚。数十年前,他在我的心中悄然种下一颗红星,如北斗一般闪耀着无限光辉,永远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吾当以初心敬党心,自强不息谱华章!

责任编辑: 覃维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