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 默认 增大 缩小
微信扫一扫 转发分享本文

一边是“水牛—牛粪—有机肥—牧草—草料”,一边是“牧草、秸秆养牛—村民打工、种草”——

大山村:双循环下的“牛”经济

时间: 2024-05-15 15:10:25 来源: 玉林日报 作者: 记者 唐劲梅

年产奶400吨 小农场撑起当地“奶产业”

进入夏季,万物生长。当前,种在陆川县珊罗镇大山村的200多亩连片牧草长势茂盛,绿意盎然。随着一台牧草收割粉碎机在突突突地紧张作业,机器所到之处,2米多高的丛丛牧草瞬间被吸入机器内,转化成碎草料落入机器后仓,成为1000多头摩拉水牛的新鲜口粮。

这1000多头摩拉水牛,便养在牧草田边上的陆川县众牛合作社生态牧场和位于北流市清水口镇的青山绿水奶牛养殖场里,这是广西众牛农牧有限公司旗下的两个水牛牧场。该企业主要以生产和供应水牛奶奶源为主业,自2016年建立以来,已发展成陆川县规模最大的水牛养殖基地。

牧场工人正在挤牛奶。

5月14日,记者走进陆川县众牛合作社生态牧场,只见一排排牛舍里成群的大牛、小牛正安静地享用着当天的早餐。工人们则各司其职,给牛喂饲料、挤牛奶、打扫牛舍、收割草料……忙得不可开交。由于人手紧张,合作社负责人樊科彬也加入到了清舍、喂料的队伍当中。有着18年养牛经验的他既是公司创始人,也是养殖场的管理者和技术员。

“一头母牛从小牛开始,大约要养3年到3年半左右才能达到产奶期,每头母牛一年的出奶期最长能有6个月,每天挤奶一到两次,平均每头水牛年产牛奶约2吨到2.2吨。”樊科彬向记者介绍,公司目前产奶的母牛约有200头,其他的公牛、小牛和空白母牛约1000头。

据了解,该公司年产水牛奶总量超400吨,主要定向供应玉林、贵港及广东等地,平均每两天出货一次,且供不应求。其中,陆川县众牛合作社生态牧场既是广西农垦西江乳业的水牛奶奶源供应基地之一,也是珊罗镇村集体经济创收的基地之一。

经过多年发展,该公司形成了“水牛—牛粪—有机肥—牧草—草料”的生态立体循环养殖模式。其中,包括自种皇竹草品种牧草250亩,打造了两个牧场、一个有机肥厂和一个饲料厂,共解决就业岗位30多人,成为了当地乡村发展的一个支柱产业,为村集体经济带来创收的同时,吸引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多支参观考察团前来调研考察、学习取经。

2023年12月,广西众牛农牧有限公司生态养牛项目在陆川马坡镇靖西村举行奠基仪式。该项目投产后,将成为该公司的第三个养殖场,发展目标为打造存栏量达5000头奶水牛、年繁殖犊牛3000头的大型生态养殖场,为当地乡村振兴工作注入新动力。

生态养殖,撬动秸秆综合利用

“一头牛年吃草料约11吨,我们种的牧草还远不够。”樊科彬说,由于自种牧草只占年消耗总量的六成,他们不得不从周边乡镇回收秸秆或从其他地方回收工业脚下料等,经过发酵或配上饲料喂养水牛。在当地政府的宣传助力下,每当水稻收割后,他们便派出一个个秸秆回收队前往各村镇,按照800元/吨的价格开展秸秆回收工作。忙碌时,可带动100多人就业创收。

收草机正在收割和粉碎牧草。

而在该公司的水牛养殖产业助力下,近年来,当地的水稻秸秆综合利用工程也上了新台阶。记者在前往众牛合作社生态牧场的路上注意到,路边稻田里插着一块块写着“回收秸秆能挣钱、焚烧秸秆要罚钱”等宣传牌。曾几何时,水稻收割过后遗留的秸秆,被农户们丢弃在水田里晾干后就地焚烧已成为一种常态,不仅对大气造成了污染,草灰浮尘四处飘散则影响着村容乡貌。而他们主动有偿回收秸秆,既解决了牛饲料的供应,也为推动当地秸秆资源化综合利用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农户用秸秆来换钱也可以,或者跟我们换有机肥、牛奶甚至换牛都可以,只要供应的禾秆量足够多。”樊科彬介绍,去年,该企业旗下的饲料厂从陆川县5个乡镇累计收集秸秆3万亩,为当地政府解决了秸秆焚烧对环境造成的污染问题,也让其收获的“全国秸秆综合利用示范点”殊荣真正实至名归。(唐劲梅)

原标题:

一边是“水牛—牛粪—有机肥—牧草—草料”,一边是“牧草、秸秆养牛—村民打工、种草”——大山村:双循环下的“牛”经济

责任编辑: 梁琪岚
关闭简洁阅读